木兰花慢·西湖送春

2019-09-11 05:56:51 围观 : 115

  彩云回首暗高台。烟树渺吟怀。拚一醉留春,留春不住,醉里春归。西楼半帘斜日,怪衔春、燕子却飞来。一枕青楼好梦,又教风雨惊回。

  3、幕天席地:以天地为幕席,比喻高旷的意思。语出晋·刘伶酒德颂》:“幕天席地,纵意所如。”

  5、“彩云”句:暗用宋玉高唐赋》所叙巫山高阳台云雨事。高台,即高阳台。

  问花花不说话,为谁零落为谁而开。就算有三分春色,一半已随水流去,一半化为尘埃。人生能有多少欢笑,故友相逢举杯畅饮却莫辞推。整个春天翠围绿绕,繁花似锦把天地遮盖。

  4、翠绕珠围:形容豪华,又称珠围翠绕。马致远《一枝花·惜春曲》:“齐臻臻珠围翠绕,冷清清绿暗红疏。”

  全词的情绪变化有耐人寻味之处:上片主张“但相逢、尊酒莫相推”,是基于“人生能几欢笑”的前提,堪称豪放。待到“拼一醉留春,留存不住,醉里春归”。已见无奈,已觉伤感,直到“一枕青楼好梦,又教风雨惊回”,则不仅是伤感,而且是悲哀了。留春不住,可叹天意,青楼梦醒,叫人不堪。字面上没有失望,伤感的意思,而风雨惊梦的细节,还是泄露了作者好梦难圆的惆帐。这其间,不光包括对春光易逝的叹惋,也应包含对自己壮志难酬的无奈。

  《木兰花慢·西湖送春》是元代官吏梁曾的词作。这首西湖送春词,上片从问花开始,接说春色三分已尽,而人生能几欢笑,且莫尊酒相催。下片回忆西湖烟树和醉酒送春情景。末以青楼好梦被无情风雨惊回作结。通篇俊迈流利,“拚一醉”三句,笔法尤为旋折。然而境涉颓唐,是其所短。

  1、“问花”三句:唐·温庭筠惜春词》:“百舌问花花不语,低回似恨横塘雨。”又,唐·严恽《落花》诗:“尽日问花花不语,为谁零落为谁开。”

  6、青楼好梦:庾肩吾《春日观早朝》:“绣衣年少朝欲归,美人犹在青楼梦。”青楼,指妓女所居之处。

  (1242—1322),字贡父,燕(今河北)人。少好学。四年(1263),荐为中书左三部会史,累官淮南路总管,曾两次出使安南。至元间累擢兵部吏部尚书年间,拜集贤侍讲学士。晚年寓居淮南,以书史自娱,卒年八十一。词存一首。

  梁曾《木兰花慢·西湖送春》词,并没有严格按照上片写景、下片抒情的路数来写,反倒即景生情,情景交融,写出了对春景极力挽留又无力挽留的情绪变化。

  “花开花落”,“总赖东君主”。眼下的情形是,十分春色,仅余三分。就是这三分春色,也将一半随波而逝,一半化作尘埃。良辰美景,如此难留。人世难逢开口笑。一旦好友相遇,干脆浮一大白,尽情享受这美好时光好了。白天不妨以天地为幕席,喝个痛快,更有妓女劝酒,沉醉春风。作者问花不语,逢酒必饮,看起来十分放浪佻达,但细细品味,好像仍有抱负不得施展的抑郁隐含其中。毕竟残春、流水、尘埃的意象,是无法让人变得斗志昂扬的。“幕天席地”、“翠绕珠围”的场面,热闹倒是热闹,但未必能排遣愁怀。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词的过片以时间为轴,继续描写诗人的感受。开头通过“彩云”暗高台,“烟树渺吟怀”,来提示时间已悄然流逝。分明是触景生情,伤感春暮,频频举杯,开怀痛饮。但找了正当的理由:作者拼一醉不为别的,只为了将春留住。结果入喝得烂醉,春天居然偷偷溜走了。“醉里春归”,极言佳期易逝,不过一场宴饮功夫,就送走了春天。此时夕阳欲坠,燕子已纷纷归巢。白日有妓女陪酒,夜里有妓女伴眠,是当时文人的习惯作法。可惜“青楼好梦,又教风雨惊回”。好端端的梦境被风雨打破。暗喻出作者表面放荡不羁、自甘沉沦,实际上还是渴望有所作为,有所进取的。不然完全可以沉醉在温柔乡里,一直睡到东方既白。这里“风雨惊回”,不妨认为是纪实,但也流露出作者的某种企盼。

  问花花不语,为谁落,为谁开。算春色三分,半随流水,半入尘埃。人生能几欢笑,但相逢、尊酒莫相催。千古幕天席地,一春翠绕珠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