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喜欢它所呼吸的空气

2019-08-09 15:30:28 围观 : 123

  

都喜欢它所呼吸的空气

都喜欢它所呼吸的空气

  这个季节,与马兰花的花朵颜色相仿的,还有亚麻。走在南山徒步大道,便可见到土坡上、小沟中,开满蓝色的野生亚麻花。亚麻亦有白花,但在这里,则以蓝色为主。 蓟草花从5月始放,花期可以持续到8月。花期尾期,蓟草的花朵会生出白絮,远望去,宛如一朵朵小棉花。 在乌拉泊水库周遭游玩,常常会邂逅马兰花。小时候,不识得马兰花,但却总在游戏中,唱起那句歌谣,“马兰开花二十一”。马兰花颇有几分优雅姿态,条状的碧绿叶片很像水仙,叶间伸出一枝枝花茎,顶端开着蓝紫色的花,花瓣狭长,形态优美,俨然名卉之态。 苦苣菜又名苦菜、野芥子等,将苦苣菜细长的叶子扯断,茎的断裂截面处会渗出一汩浓浓的乳白色汁液,看上去就像牛奶。所以新疆人称其为“奶子草”,在老辈人眼里,它们是极好的家畜、家禽饲料。奉劝好奇心重的人莫品尝,因为苦苣菜只要稍微长大一些,白汁连同叶子在内,都是苦不堪言的。 如果说,哪一种野花只可观赏而决不可采撷,那必是蓟草无疑。因为,它周身的毛刺令人望而生畏,别说采摘,就连靠近一点观赏,都得小心翼翼。 看到天仙子,人们常会联想到奇形怪色的外星植物,倘若伸手去摘,又会弄得手上沾满黏液。了解其特征的人,都会在偶遇天仙子时,静静地、深深地欣赏几遍它的奇异之美,然后从容地走开。 金代诗人王寂曾作《咏鸡儿花》,鸡儿花便是蓟草,诗云:“无声塞外秋,相遇在韩州。锐刺惊骚客,奇葩绣紫球。一朝吟好韵,千载立荒丘。色褪斯人去,相思白了头。”在诗 蒲公英长长的、带有锯齿的绿叶总是贴着地面,呈放射状围绕着中心生长,像是装饰画里太阳的火焰,惟独那些宛如小菊的黄色花朵和白色伞球直冲天空。蒲公英开花的季节,在水西沟的一些树林里,抬头可见“碧云天”,低头便是“黄花地”,彼时春风拂面,美景涤心,快乐满怀。 被称为“兰”的花草植物,便享有蕙质美名,拥有四君子的高洁意境,自古为文人所爱。明代诗人吴宽写过一首《马蔺草》,赞美其优雅气质:“?o?o叶如许,丰草名可当。花开类兰蕙,嗅之却无香。”诗中的马蔺草即是今人所说的马兰草。 在博大精深的中医药领域里,蓟草亦有席位。清末医著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认为,蓟草的根与茎皆可入药,有凉血、止血、祛瘀、消痈肿之效。 在自然界中,苦味植物往往都有清热、解毒、祛湿的功用,苦苣菜也不例外。科技+农业“种”出未来社区景观新模式,中医认为,苦苣菜可治咽喉肿痛、肠炎、痢疾、痈肿疔疮等病症。因此,说它是一味苦口良药,也不为过。童年的记忆里,闪烁着一朵牵牛花 虽然不及南方的品种多,但乌鲁木齐的野花,也能装点出一片缤纷。初夏时节,各种野花次第盛放,走在上班路上,散步在小区里,徒步在山野间,处处是它们明媚的花颜。所谓赏心悦目,与野花相遇,便是一种。 马兰花,亦称马莲花、马兰草等,是鸢尾科植物。其实,马兰花除了蓝紫色,还有白色和黄色,但新疆野外生长的马兰花一般都呈蓝紫色。 小蓟是菊科草本植物,其茎在幼时生出一片白毛,成熟后就很扎手了。叶子两面也有疏密不等的白毛,边缘或有锯齿。小蓟的花,与别的花不同,淡紫色的花冠呈一簇放射形的针状,花冠下还有一个形似小花篮的圆苞。所以,从顶上看,小蓟花是圆形的,但从侧面看,却像一个圆形花篮里插满了一簇花。 人眼里,蓟草花是独特的奇卉,它们千百年来都生长在荒山之上,宛如在守望亲人,白头也无悔。 有人说,打碗花非常适合种在需要植被的地面上,只要植株适量,它们东攀西爬,坚强繁衍,很快就能遮蔽一大片裸露的地面。不过,目前尚未听说人工引种栽培打碗花的情况野花,自有野花的自在。 菊科植物蒲公英亦是一味草药。《本草纲目》中,蒲公英归于《菜部》,有清热毒、化食毒、消恶肿之效,所以,蒲公英已获人工种植,用以制茶做药。春夏时节,常饮蒲公英的花叶或根茎泡的茶,可以清热去燥、养肝明目。 大蓟亦是菊科植物,与小蓟很像。20世纪50年代医著《中药志》对大蓟和小蓟的区别是这样讲述的:大蓟生山谷,较高大,叶皱;小蓟生平泽,较矮小,叶不皱。 虽然植株矮小,但打碗花的生命力却极强,北半球的多数地方,从海拔100米至3500米,都能见到它的身影。农田边、荒地上、马路旁、草丛里,简直很少有打碗花不能存活的环境。所以,在乌鲁木齐的各处,你走着走着,就可能忽然遇见几朵打碗花。 亚麻是一年生草本植物,其蓝色花朵有五瓣,黄心白蕊,小巧可爱。早在古时,亚麻就被人类从野地里遴选而出,成为最早的天然植物纤维,距今已有一万多年历史。亚麻籽甚至还可以榨油,富含不饱和脂肪酸的亚麻籽油能够预防高脂血症和动脉粥样硬化,因而比其他植物油更健康。 在中欧的一些地区流传这样的传说,说如果一个孩子能够站在亚麻花丛里,长大后从外表到心灵都会非常美丽。故而亚麻的花语之一是表达感谢,因为在成长的过程中,单单依靠自己是不够的,还需借助他人的力量。 然而蒲公英的著名,却并不在于花朵,而在于种子。一枝枝球状的伞,风过而飘,朵朵小伞随风起舞,落下后钻入泥土,就能开始新一轮生长。因为此,蒲公英便有了“随缘”和“从容”的寓意,那些随风而去的伞,一边飞舞,一边也在对人们絮语:人生不必苛求,随缘就好。 在街道行走,不经意间,就与不知名的野花相遇。在路边,在绿化带,甚至在石头的缝隙间,一丛,一枝,一小片。各色野花,多数花瓣不大,但却充满野趣与生机。太阳照着,雨水浇灌着,熏暖的风吹着,除此,它们不需要更多的照料,便能在大地上欢喜绽放。 可以说,亚麻与马兰花一样,都被人赋予了丰富的精神内涵和品格,它们生长着,盛放着,缤纷着乌鲁木齐的初夏时光。阳光下铺展着明亮的“黄花地” 每一朵野花,都有它的性情,不同的色彩,汇聚成夏日的缤纷。微风吹过,每一朵,仿佛都颔首含笑,那种安然与欢喜,恰是华兹华斯那个美好的诗句,“每一朵花,都喜欢它所呼吸的空气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与打碗花一样无瓣,在初夏绽放的野花,还有天仙子,即茛菪(gèn dàng)。天仙子是茄科植物,它不像打碗花那样随处可见,但生活在新疆的人,相信都曾在田边、林地这样的地方巧遇过它,而且一想起它,就会深深地记得它那堪称独特的外形。 但是,不要自行采摘野地里的蒲公英,因为你很可能会把苦苣菜误判为蒲公英。与蒲公英相比,同属菊科的苦苣菜也有带齿的长条叶片,也有黄色菊状小花,很容易会被看错。 天仙子全株都有黏性腺毛,茎叶质厚,颇有肉感,叶片呈卵形或三角状卵形,两面有毛。天仙子的花,体长约2-3厘米,呈开口向上倾斜的钟形,顶端有五个浅裂的瓣。天仙子的花色也与众不同,它们呈淡淡的灰黄色,带有一些紫色网纹,绽开的钟形内底氤氲着一抹深紫。 明代医书《本草原始》将天仙子称为“牙痛子”,概因其干燥成熟的种子具有止痛安神的作用,所以在有些地方,天仙子作为草药,已获人工种植。值得注意的是,天仙子的种子有毒,虽然是药,但切忌自行使用。在相思中,化作朵朵飞絮 打碗花这个名字,知道的人兴许不多,但若说它就是草丛里那种粉红、粉白的喇叭花、野牵牛,相信大家都会有熟悉亲切的感觉谁的童年,不是盛开着牵牛花呢? 令人惊叹的是,马兰花根系发达,能耐干旱,又耐盐碱,在难以耕作的野地里、荒原上、沙土中,都能瞥见它们出污泥却润泽的娇美身影。因而,马兰花是水土保持和改良盐碱地的上佳植物。甚至,它们顽强的生命力也成为人类精神世界的一种象征,挺立起身躯,不惧狂沙,像马兰花一样生存和绽放。 打碗花,又名打碗碗花、小旋花、喇叭花等,是旋花科植物。所谓旋花,就是不分瓣的花,且花苞紧卷,旋转着打开。虽然被称为野牵牛,而且也是爬藤植物,但打碗花的叶子不像牵牛那样是心形,而是有尖角的盾形,花朵也没有牵牛那么大,但这并不妨碍它们成为野地里引人注目的一族。阳光下,那一张张笑脸似的小喇叭,或白色,或白里带粉,看上去十分俏皮。